稍微靠谱的就是向窦玲兰揭发他们的奸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4日

  “人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原主完全不否认自己想利用唐若珞对付他的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直到你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在这种情况下之下,原主首先想到的便是“向小浅求助好不好,小浅一定会有办法的。”

  两人想了许久,原主想做的不外乎什么开车撞啦,叫人绑架啦,找人强奸啦等等,尽是恶毒女配喜欢的手段,稍微靠谱的就是向窦玲兰揭发他们的奸情,闹他个人尽皆知。

  服务员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心生可惜的摇摇头,唉,好好的大美女因失恋导致精分了!

  “哥…呜…哥哥…你慢一点儿…”小穴里越发膨胀发硬的肉棒使得唐若珞娇哼哭泣,唐墨白手钳住她的小蛮腰,摆动腰部疯般猛上猛下的蹿动,连着她动人的娇躯上下颠簸,深入她体内的巨棒配合着将极致紧裹自己的肉壁扩张到极限穿入插拔。

  真应了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当原主打算再向唐墨浅求助时,叶未言果断拒绝。有一无二,唐墨浅会开出什么条件来可想而知,还是靠自己最好。

  别以为她能对自己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对面坐稳的唐墨浅如此想道。

  他话音正落,原主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甩手掴了他一巴掌,店内的空气瞬间凝固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众人的目光齐聚过来,端着奶茶的服务员亦定定站在一旁。

  泪咻然而落,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过这种事,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是他的珍惜与呵护,没想到却因此把他推向别人的床。

  这一周来,唐墨白把唐若珞保护得很好,去哪儿都喜欢把她带着,切断了叶未言接触她的机会。

  平静稳坐的唐墨白,如以往的英俊儒雅,引来不少顾客的注目,随之也注意到坐在他对面的叶未言,不禁感叹真是一对般配的情侣。只是这对情侣的谈话,并不适合蛋糕店里甜香的空气。

  唐墨浅走下公交车时,远远便注意到透明玻璃窗里相对而坐的俊男美女。她爽约是为了见唐墨白这事一下扎痛了他的心,冷凝在脸表情难以名状,走在走着开始放慢脚步,迈出去的前脚甚至没有踩实的感觉,嘴里的棒棒糖亦变得索然无味。

  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H)由书包网(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到了这一步,唐墨白极力想要保护唐若珞的心把原主伤得体无完肤,垂落在身侧的手颤抖着紧紧攥住灰白色格子裙,方才用力过度的手还在隐隐作痛,却抵不过她伤痕累累的心。

  “没人和你抢。”叶未言抽出一张纸巾想给唐墨浅擦嘴时,只听他淡淡道“我在附近开了一间房,吃完就带你过去。”

  书包网()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H)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paliberg.com

  由于甘年珍的有意培养,她的世界里除了钢琴还是钢琴,对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半点儿都不熟悉的,心机一眼看透。他从前就是被她的这一点儿吸引,如今回想起来,其实并不特殊,说白了就是太蠢。

  “相爱不是罪,又哪来的报应一说?”唐墨白修长的手指点了点额头,觉得她的话很好笑“你以为凭你这不谙世事的样子能对付得了我吗?”

  办公室里的火热随着时间的流逝冷静,唐若珞在昏昏沉沉中感觉到赤裸的身子被盖上了温暖的毯子,随即孤单躺在茶几上的手机被唐墨白随手拿起,轻松解锁后打开短信界面快速敲了几个字,发送,删除。

  不知为何,出现在蛋糕店的人突然变成唐墨白,叶未言竟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她淡着脸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放,等他开口。

  如今他受够了压抑自己,温柔体贴与小心翼翼,不适合真实的人性,不适合真正的他。而前段时间伪装的腿脚不便也让他压抑太久太久,他现在只想要她,狠狠地要她。

  别以为他会吃她想要丢掉的东西。唐墨浅挖了一大口气呼呼的就往嘴里塞去,顾不得嘴角沾上的奶油塞了一口又一口。

  一波又一波如海浪拍打海岸的撞击在小穴内汹涌,让尚且还处于快慰顶峰的她更强烈的攀登上另一个高峰,粗壮肉棒贯穿湿滑肉壁里的声音拌和着“咕叽…咕叽…”带出的乐曲此起彼伏。

  “姐姐给我发信息了。”说着他咧嘴从背带裤口袋里掏出一支棒棒糖,甜在嘴里更甜在心里。

  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里,‘叮’的一声,正坐在电脑前的唐墨浅漫不经心的滑开短信,当他看到叶未言邀约的内容后,一个是吧?

  随即,唐墨白抹了一把脸后没有看她一眼便离开了,留下狼藉的现场与狼狈的原主。

  “端上来。”叶未言抬起一双噙满泪的眼,勾唇浅笑,她的眼睛分明在下雨却让人觉得格外明媚,而后服务员又听见她在自言自语道“吃点甜的可以缓解心情。”

  最后,他宠溺的凝了睡得正香的唐若珞一眼,拿起车钥匙放轻脚步出了办公室……

  这边,对叶未言来说是计划再次有变,当她坐上计程车时,唐若珞却突然发短息过来约她见面,就好比一只自己送上门来的小绵羊,她笑得奸诈且邪恶,果断把之前约好的唐墨浅抛开选择见她,当然,约好的地址还是那家甜品店。

  叶未言给人的感觉太过脆弱,与她说话都要仔细放轻呼吸,如同对待昂贵的瓷器,观赏性与收藏性不可言说,实用性大大减小,总给人一种触碰即碎的错觉,所以他从来没有和她发生过男女间该发生的关系。

  这般想着,唐墨白尽情来回地抽插着唐若珞的小穴,她也不会拒绝,只管娇呼吞吐,“啊喔……啊呜”黄莺般清脆响亮的呻吟逐渐在办公室里高亢,穴肉在被贯穿时抽搐,在肉棒一记强而有力的撞入后,渐渐红肿的两片唇瓣外出一个一个夸张的圆,如弹性十足的橡皮筋死死的箍住无法完全抽离的棒身。

  原主咬牙骂道“你恶心。”因为不想压抑自己连亲妹妹都不放过,能不恶心吗?

  既然她已经打算抛开一切,叶未言也不再劝她,发了个短信把唐墨浅约去某知名甜品店见面,打算先用蛋糕收买他。

  贱得很呐!随即叶未言忍不住端起托盘里的热奶茶泼过去,对他进行二度攻击。

  此时,唐墨浅刚从大楼走出往公交站的方向前进,期间抽空垂眸看了一眼手机,光亮如星的眼眸如流星陨落消逝黯淡……

  被嘲笑,被低看,尽管原主想保持冷静,眼睛却控制不住红了“为什么我从前完全看不出你这么虚伪?”

  叶未言眯起一双红肿的眼,笑靥如花的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半起的身子再次坐下。

  唐墨白爱死了唐若珞这副耐肏的身子,无论如何粗暴的抽插,她都能包容得彻底,又热又紧又滑,紧紧的吞纳着他。

  唐墨白似乎料到会有这么一下,侧着俊脸淡定不已甚至发笑道“做得好。”只有她这样做,他的负罪感才会低一点。

  唐若珞处于高潮之中的娇啼浪叫更是如泣如诉,不时还带着无声的哽咽,两人紧密结合的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啪啪”声,听得人面红耳赤,分明是上班时间,唐墨白却在办公室里毫无节制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受不住极度的快慰昏厥过去。

  即使如此还是被叶未言拒绝了“窦玲兰至多是挣扎半个月,然后选择接受他们的禁忌爱情。”这是剧情,结局happyend。

  “小言…”唐墨白朝原主伸手,眼看着就要触碰到她布满泪痕的脸颊却被叶未言迅速偏脸避过,他毫不意外的叹了口气,还是期望得到她的原谅“我不求你理解什么是男人,只想你明白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除了一个不再爱你的我,你并没有失去什么不是吗?”

  “金钱交易。”叶未言担心她不清楚什么是金钱交易,还特地解释了一番“要接受他几个亿的。”

  待原主整理好心情后,叶未言拿起包准备起身去结账,抬眸不经意发现唐墨浅正贴在橱窗前盯着她,黑幽幽的大眼满脸的幽怨样。

  脸被烫个正着,他依然不为所动,声音平静悠悠开口“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再想着打珞珞的主意。”

  因想着要在唐若珞面前演戏扮惨,原主在收到短信后特地把叶未言出门前化了一个钟的精致妆容卸得干干净净,现在没有伪装遮掩的一张小脸惨白得可怕,唐墨白默默看着,无由还是心疼了。

  “我吃不下。”原主推开面前的蛋糕,从放在椅子上的包里拿出纸巾慢悠悠的拭着泪。

  哪知原主比她想象中的更心狠“只要能解恨,割我的肉都愿意。”当初她能和系统君达成协议就是因为可以报仇,她什么都无所谓,真的。

  “呵…虚伪?”唐墨白正了正领带“你懂得什么是男人,什么是欲望吗?交往这么多年,我压抑了什么你知道吗?”他并不承认自己虚伪,不过是不想再压抑自己而已。

  自然是唐墨白忍不住率先开口“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想利用珞珞对付我。”

  服务员迅速清理干净桌椅后,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请问你点的蛋糕?”

(编辑:admin)
http://dibajans.com/hanxiao/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