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秋小朋友牛气冲天地把脑袋埋在了妈妈的颈窝里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2日

  守住情绪的沙漫,不再调皮,摸着苏秋的小脑袋,深深看着苏烟的眼眸,“没关系的,干妈会爱屋及乌,连着你妈妈和你,都一起守护!”

  明白事理的几波人,纷纷从203离开,让这个病房回归本来的用途,供病人休息。

  苏秋貌似接受了沙漫的幼稚,视线又回到了膝盖的书上,轻飘飘的问苏烟,“妈妈,我可以打人吗!?有人侵犯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苏秋好像有点心虚,偷偷瞥了两眼沙漫!

  什么!沙漫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你打不过我的!”欺负你,宠幸你,都是势在必行的了!

  哪里还有刚才的狂拽霸气,俨然一个天真烂漫小姑凉,和九爷爷九奶奶的小孙女神似度相当高!

  沙漫手下第一把手,极度官方化的收拢全场,“各位,关于此次事件,所有的交涉都由我来负责,现在我们就另劈他处商议,如何?”

  苏秋这个小孩佯装成老大人可是一套套的小胳膊掀开被子,半撑起来,奔着气死沙漫的康庄大道而去,“你这样子做,你家里人知道吗?”

  苏烟抱着儿子,沉默半会儿,捏了捏苏秋的小肉肉,巧笑着望着沙漫,“没关系的,以后我的依靠还是你!”释怀吧,我都放下了,我以后所有的依靠都会是你的,永远都是。

  这是誓言吗?算是吧!刚刚沙漫才讲完,却又让苏秋理直气壮的算了一把,得寸进尺,“可是我还是不会叫你那个什么的!”

  低头在研究苏烟新买给他的史记的苏秋,哦了一下,代表无限延长苏烟教育的礼貌,不要伸手打笑脸人嘛!“哦~~”

  苏烟都有点……即使鲜少关心外面花花世界的变化,也知道这娘娘一说可是清宫宫斗大戏的梗。

  苏烟面对沙漫的触景伤情,拍了拍她的手背,聊表安慰,“其实我过得很好的,这是九爷爷和九奶奶,是她们一直照顾着我们!”也是一直藏着她们的人。

  “你要斗得过我才行的哦!我才能同意!”否则,免谈!就你会这样啊!我也是老手呢!啦啦啦~~沙漫就是欺压苏秋了!手指就是戳了上去,还带弹跳性的,戳了两下!

  在沙漫眼里,瞅着的可是全世界的温馨集合地,烟妞那些年错过的温暖,现在都在通过另一种方式在演绎,弥补,在苏秋,他的儿子身上。

  苏烟看着头绑着白色绷带的儿子,很乐意的解释,“那是你干妈,你也可以叫漫漫娘娘!”一切都是自愿为原则的哦!

  感觉睡的有点久了,一顿翻滚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是在医院吗??那么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一点也不好玩。

  沙漫云淡风轻,很欢快,不理会在场的已然沦为无关人士的众人,凑到苏烟身边,一近在近,趴在了她身上。

  “好长的假睫毛啊……”完全看清楚世界的苏秋是有些迷糊的,然后的然后变成了超级迷糊,这张脸是什么?

  真是心塞啊……可怜兮兮的超极委屈的!沙漫不服气拿手指戳了戳苏秋的小脸蛋,“你怎么说话的,快叫漫漫娘娘……”怎么说,我都是在你妈妈心里眼里排得上号的人物一个,真是的,怎么能这样子呢!

  刚才甜美可人的小护士来过查看一会之后,在苏烟和沙漫叨叨絮絮之下,苏秋慢慢醒了过来。

  董雯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四个保镖训练有素,拖人捂嘴一气呵成,无懈可击,直接丢出医院。

  呃……那个什么吗?是叫我漫漫娘娘吗!哟呵,还有不乐意啊!沙漫呵呵地笑开了!拿手指刚想戳两下苏秋的小脸蛋。

  苏烟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盘算着离那个久别的家到底有多远了!一边告诉这两个正在拉近距离的他们,“当然不行!说好的要一起爱我的!”

  沙漫回想着脑子里面那些不断出现的画面,关于苏烟还有苏秋那个近乎于蜗居的地下室,阳光稀少,不触外世。

  苏烟看见沙漫在那里两片嘴皮子开开合合,乐此不疲,赶紧拍一下儿子苏秋,“快叫干妈!以后才会好处多多!他会像妈妈一样,一样对你好的!你干妈可是没有宝宝的哦!”摸了摸儿子柔顺的头发,有捏了捏儿子的小手,又瞧了瞧缠着脑袋的绷带,心疼了疼!

  真是活久见了,没事的,没事的……九爷爷捂着扑通扑通的心脏,逗趣道,“木事,木事,烟烟丫头早就是我们的女儿了,秋小子就是我们的大孙子!照顾着,自然不在话下!”

  苏烟的提醒,苏秋一本正经更是说出了真谛,他心里想的,只想告诉他的妈妈一个人!“可是我苏秋只是妈妈的儿子,以后只守护妈妈一个人,别人宠我,我会还不起的!”这是玩笑吗!

  哀嚎一下,转移战略目标,“烟妞,快和你儿子说明一下我的地位,我好捍卫权利!”哼,我要收服你这个傲娇的娃儿。

  这个孩子,不是认生人,而是有意识排抗掉可以伤害烟妞的事,所有的所有,那么小……沙漫强忍住心头的感性,仰头望了望车顶,那么小……就养成了保护母亲的意识,那是……

  “烟妞,我这是接受到挑战了,我好伤心啊!”沙漫跟在苏烟后面,又绕到苏秋挨着的旁边,一溜烟地想证明自己的存在。

  主人公叫苏烟夏尔迷的小说叫做《莫少的致命缠情》,本小说的作者是失落成河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董雯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四个保镖训练有素,拖人捂嘴一气呵成,无懈可击,直接丢出医院。沙漫云淡风轻,很欢快,不理会在场的已然沦为无关人士的众人,凑到苏烟身边,一近在近,趴在了她身上。后来进来的是大气的沙漫...

  却又被他的突然转头,看着她,“而且,我是男子汉,不喜欢你给我叫的名字!”还有看着你是因为,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脸,除了妈妈!

  “烟妞,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你宁愿抛弃我,也不认可我,甘愿……”待在这样的地下,“也不愿意我可以一起和你好好走下去,还好你,没有全部放弃我……”

  沙漫扬起大大的笑,调皮地跑到九爷爷,久奶奶身边,甜腻腻地唤了声,“九爷爷,九奶奶!谢谢你们对烟妞的照顾!”

  小孩子脾性,苏秋眼睛还没有全张开,便委屈地抱怨,“妈妈,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哼~~”

  什么和什么嘛?还是妈妈是独一无二的,妈妈最爱我,从来不会说这些,都是最知道我想要吃什么的。有点……嗯?聒噪!最近小萍老师说的词语用在这里,好像很合适耶!

  看着紧闭眸眼的苏秋,沙漫心里是堆积的散不开的苦涩!她沙漫的烟妞,怎么会受那么多苦呢!“烟妞,你还欠我很多年的记忆呢!”

  沙漫乘胜追击,简直就是抛弃身份,给前面的两位保镖下足了下酒菜,“别小嘚瑟,就连你风情万种的妈妈都拜倒在了我的西装开叉裙下,你还想要幸免吗!!?”那未必也是太小瞧我了吧!小秋秋给我跪下唱征服吧!啦啦啦~~~

  主角叫苏烟夏尔迷的小说叫《莫少的致命缠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失落成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烟,对不起,我错了,你能不能活着告诉我不原谅我,求你了!在生命的尽头,她极力的从轮椅上撑起来,把手放进了花楼零的掌心,夏尔迷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宾客,她走了,带着一身的伤痛,也绝不原谅夏尔迷。明明是活在...

  妈妈一个就够了,还有另一个?不行!干的!也不行!只要一个,拿嫌弃的小眼神斜视了沙漫一眼,苏秋小朋友牛气冲天地把脑袋埋在了妈妈的颈窝里面。

  孩子的软糯,绵长的娇气,小奶包模样,招来了沙漫无限的好奇泡泡!腆着脸,靠近苏秋,直接几乎压在了他脸上。

  我妥妥的一个霸道女总裁,怎么可以败给一个傲娇哇!?还看都不看我一下下,哼!

  沙漫摇头晃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开心的笑,放肆的笑,服驾驶座的保镖阿三都是降低存在度了!窗外的风景,我与你们同在!

  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挑拨,“小秋秋,有没有觉得漫漫娘娘和你妈妈一样漂亮!”有时候漂亮不是直白的一副皮相,还是那一身气质呢!

  完了,没得完了,一口老血要被气的吐出来了,沙漫东施效颦一般捂住胸口,眉毛全部打结,一抽一抽的。

(编辑:admin)
http://dibajans.com/jiashuisushu/185/